谨防股民集资成为非法集资

杨国盈的股权众筹合规性正在加快——在今年年初首批8个股权众筹平台申请成为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后,6月5日,证监会发言人张笑君透露,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试点股权众筹方案已经初步形成,必要的程序正在实施中。

众筹脱胎于创新,服务于创新,其中的股权众筹可以有效支持创新型创业项目的成长,但与非股权众筹相比,面临的挑战也更大。众包源于创新,服务于创新。股权众筹能有效支持创新创业项目的增长。然而,与非股权众筹相比,它面临更大的挑战。

此外,无论是政策的肯定还是实际的推广,我们都可以看到股权众筹正在迎接这些挑战。

与非股权众筹相比,股权众筹往往会筹集更多的资金和更高的风险,对法律制度和信用报告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然而,与风险投资、私募股权等传统投融资方式相比,虽然股权众筹门槛较低,但如果不能通过法律和信用调查的方式进行有效监管,低门槛必然意味着低成功率和高风险,从长远来看,甚至会危及自身健康。

对众筹成功率和风险的担忧并非毫无根据。

从成功率来看,以首次会议和代家头两个股权众筹平台为例,截至2014年12月初,首次会议3,000多个项目中只有14个获得了成功融资,成功率不到0.5%。戴家头更好。申请和资助的成功项目约占项目总数的3%,但他们并不乐观。

高风险是股权众筹不可避免的问题。

成功的融资并不意味着项目的成功。自2013年底以来,众筹平台流失的消息屡见不鲜。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了。截至2014年12月,一个月内有93个平台出现问题,超过了前几个月的总和。

可以看出,随着股权众筹模式的大力推广,风险和隐患正在迅速聚集和暴露。

总的来说,中国股票众筹面临两个主要问题。

首先,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新的金融工具,其创新不仅提高了多层次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效率,也对我国的法制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股权众筹触及了我国法律规定的一些白色模糊区域空或与现行法律相冲突的区域。对于这些领域,国家应在立法层面对其进行监管。

例如,就公司股东人数而言,中国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超过50人,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不超过200人,而众筹投资者普遍较多。公司法的限制性规定将直接影响一些投资者合法股东地位的确立。

其次,信用文化的缺失和信用体系的落后也大大增加了股权众筹的风险。

与欧美国家相比,脆弱的信贷体系一直是中国金融市场的一道硬伤,股权众筹不可避免。

不完善的信用体系带来了信息不对称问题。股权众筹中没有多少好项目。因此,一些好的项目可能不被完全信任和认可,而一些擅长肤浅文章的项目不容易被准确识别,从而带来道德风险。

股权众筹本身就是一项非常好的金融创新,但法律规定和信贷制度的落后很可能导致好的金融创新被坏的金融创新淘汰。

在现阶段,如何防止股权众筹异化为非法集资,破坏金融环境,是金融市场监管者必须面对的一个重大现实问题。

为了从不明团体公开筹资,众筹和非法筹资之间的界限和区别目前尚不清楚。众筹参与者如果不注意,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此外,并不排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冒险,以众筹的名义非法集资。

非法集资经常以高回报为诱饵。在一些股权众筹案例中,一些开始股权众筹的公司也遵循同样的做法,承诺或变相承诺保本和利息支付回报。然而,为了变得更大更强,一些众筹平台往往对此视而不见。

无论这些企业是否有非法集资的意图,它们实际上都违反了法律的界限。此外,股权众筹项目通常风险很高。一旦这些项目失败,众筹赞助商做出的承诺将成为一份文件空。

顾名思义,所谓的股权众筹就是利用股权投资作为载体来筹集资金、筹集人才、筹集智慧。其本质属性仍然是强调风险分担和利润分享的投资形式。如果投资者被直接或间接承诺保本和支付利息,其实质将归结为债权融资(或可转换债券融资)。因此,它远非股权众筹的本质属性。

根据2014年众筹服务业年度简报,2014年中国共有261个众筹股权项目完成融资5.84亿元,这是一个小成绩。自2015年以来,在国家政策的肯定和支持下,众筹股权被推向了金融领域。

然而,在我们看到成就和趋势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问题在不断扩大。这些问题能否得到解决,决定了中国的股权众筹能否走出一条规范、成熟的道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