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和CPPCC之声:降低在线汽车预约准入门槛,取消司机户籍限制

来自NPC和CPPCC的报告显示,从2016年底开始,全国数十个城市相继颁布了网上租车的地方法规。

现在,随着司机参加考试、车辆认证和平台公司注册认证,本地网车辆预约的细则已经进入实施阶段。

为此,通过互联网购买汽车的问题也成为NPC和CPPCC代表关注的焦点。

「网上订票有助促进的士行业的竞争。然而,在目前的地方实践中,诸如在线订票司机的户籍控制、车牌、车型、在线订票数量的控制以及安装出租车计价器的要求等行政措施实际上不符合在线订票新政策的管理原则,这必然会导致价格上涨。

”3月3日,国家行政学院法律系副教授张晓宇在专家沙龙“聚焦NPC和CPPCC:智能交通、绿色旅游”上表示,网上汽车预订应该基于消费者,而不是行业本身的利益,应该避免“用刀断水”的规定。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广州市律师协会名誉主席应岱臻表示,对网上汽车司机设置户籍限制等门槛是“政府懒惰”的表现,这恰恰表明政府治理能力有限。鉴于这种新型就业,政府应改革自身的治理模式,为相应的人员提供社会保障。

近年来,在大规模创业创新的浪潮中,“网络订票”的“互联网加交通”创新模式发展迅速,在促进就业、方便人们、保护环境、建设智慧城市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以中国最大的在线汽车预订平台滴滴为例,该平台为中国400多个城市的近4亿用户提供出租车、专车、特快列车、免费乘车、代驾、试驾、公共汽车、租车和企业用车服务。

2015年,滴滴平台完成14.3亿订单,累计里程128亿公里。2016年,滴滴平台的平均日订单量超过2000万。

网络汽车预订行业的社会和经济价值主要体现在:第一,让人们旅行得更好。

网络汽车预订平台实现了交通服务供需的准确匹配,提高了车辆的使用效率,给人们出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一些平台为老年人和视障者提供特殊服务,从而解决特殊群体交通困难的问题。第二是提供大量灵活的工作。

仅2016年,滴滴就创造了1759万个灵活就业岗位,其中238.4万(14%)来自停产行业,87.5万(5%)为复员军人,207万多名司机日收入超过160元。第三,为传统出租车行业的转型升级带来机遇。

例如,滴滴与150多家出租车公司达成合作,其中包括作为服务目标的出租车公司,提供排水服务,减少出租车的空行驶时间,提高运营效率。通过建立乘客评分机制,司机的服务水平与其个人收入挂钩,这将提高服务质量,为出租车行业的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有人建议取消户籍限制。最近,一些城市相继颁布了网上租车管理细则,对网上租车标准和司机资格设定了非常严格的准入条件。

例如,一些城市要求司机在当地进行户籍登记,一些城市要求车辆轴距和汽车价格远高于当地出租车,一些城市要求设立当地公司和其他限制性条款。他们没有考虑共享经济模式下在线汽车预订平台的发展状况,而是运用传统的出租车管理模式来监管新事物。

如果实施这些措施,绝大多数网约车将因不合规而被迫退出,造成运力断崖式下落,老百姓出行必然重回“打车难”时代。如果这些措施得以实施,绝大多数网络公交车将因违规而被迫退出,导致运输能力像悬崖一样下降,人们出行时不可避免地会回到“出租车难”的时代。

为了促进网上租车行业的健康发展,建议改变管理思路和监管模式,从严格严格的监管转向适度灵活的监管,为新兴业态的成长提供更加包容和宽松的环境。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的团体提案建议:第一,取消不合理的控制措施,释放创新动力。

在获得网络承包车辆方面,建议放宽对车辆价格、轴距等的不合理限制。合理确定网络承包车辆的运营资质。

在司机准入方面,建议取消司机当地户籍的要求。

二是设定合理的过渡期,实现平稳过渡。

对于已经陆续出台网上订票管理细则的城市,建议设定合理的政策过渡期,每月进行量化指导,将一定比例的不合格司机退出运营,这样网上订票平台可以同时调整运力的流失和补充,需要2-3年的时间才能满足当地新规的要求,从而避免新规对稳定就业和人们出行的巨大影响。

据记者了解,清华大学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NPC副主任蔡继明和四川鼎立律师事务所CPPCC成员兼律师石杰也计划提交降低汽车和司机进入门槛的建议和提议。

与此同时,农业劳动党中央政府也计划提交一份提案,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对汽车购买的歧视性规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