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的春天还有多远?

年初以来,国有部门投资大幅反弹,以私人投资为主体的制造业投资增速继续下降。

分析师认为,制造业今天面临的寒冬是市场清理和挤压4万亿元期间产生的泡沫的表现。这个行业的春天只会迟到,不会到来。

中信证券的张文郎团队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由于此前4万亿元投资的影响,传统制造业普遍产能过剩,尤其是低端产品,需求严重萎缩。

这背后有三个主要原因:在第一万亿次和第四万亿次,银行信贷扩张和低端行业进入壁垒较低,导致更多行业进入企业。

其次,许多企业将出口转向国内销售,需求下降,这导致了更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

第三,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对制造业影响不大。

基础设施投资对该地区的钢铁、水泥等行业只有拉动作用,但对传统制造业的拉动作用较小。

报告称,疲弱的外部需求和反腐也抑制了需求,而受访企业也认为需求改善的可能性非常小。

高昂的成本和利润压力导致许多企业倒闭,尤其是那些技术含量低、不注重主营业务的企业。

访问的企业普遍表示,在2009年的4万亿时代,银行风险偏好低,在联保、互保和高估的资产抵质押情况下,对很多企业放贷的政策比较宽松,企业拿到银行贷款后,并没有对主业进行投资,而是投资于房地产、矿产等投资回报率较高的行业。受访企业普遍表示,在2009年的4万亿次中,银行的风险偏好较低。在共同担保、相互担保和高估资产抵押质押的条件下,许多企业的贷款政策相对宽松。在获得银行贷款后,这些企业并没有投资于其主要业务,而是投资于投资回报率较高的行业,如房地产和矿产。

2013年后,经济下滑,房地产销售放缓,产能严重过剩,房地产和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导致当时不专注于主营业务的企业倒闭。

从融资成本的角度来看,报告称,除了非常规渠道融资成本高之外,民营企业从银行渠道融资成本也很高。特别是,共同担保和相互保险制度的崩溃导致银行风险偏好急剧下降,而抵押品的缩水明显增加了民营企业的融资难度。

在某些情况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综合融资成本可能高达18%,这与非常规渠道的融资成本相似。

调查还显示,大多数企业表示,目前没有扩大再生产的计划,因为他们对未来市场缺乏信心,4万亿期间形成的产能也可以满足市场需求。

报告称,总体而言,高科技企业和传统行业的龙头企业表现良好,有些企业甚至逆势而上,因为原材料成本在经济低迷时期有所下降。

然而,传统制造业中大多数企业的情况仍然相对困难,企业破产的现象还将继续。

至于传统制造业的出路,该报告称,首先是通过更换机器来降低劳动力成本:在所有成本中,劳动力成本是最受关注的,因为雇佣起来相对困难,甚至亏损企业也继续保留员工。

在我们走访的县,企业普遍报告劳动力成本较高,目前当地工人平均月收入在3000-4000元之间。

即使企业遭受损失,它仍然会留住工人,因为如果工人被解雇,他们离开后很难再招回来,一旦有了订单,就可能没有生产。

此外,一些不锈钢企业表示,为了留住员工,企业投资建立了一些福利设施,这也导致企业成本增加。

第二,五险一金负担沉重。

一些企业反映,五险一金是除人工成本以外的主要成本,给企业造成了很大负担。

其次,要淘汰传统技术,增加产品附加值: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传统制造业主要从事生产。现在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接下来,我们应该做高科技,不再做低端产品。我们需要产业升级。

报告称,目前一些传统企业的关闭实际上正在挤压4万亿年期间产生的泡沫,这是市场清算的一种表现。

效益差的企业消失,过剩产能被移除,剩余企业将有更好的发展空。

此外,政策层面也在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5月中下旬,国务院及相关部委发布相关文件,推动制造业升级。中央政府有促进制造业发展的坚定决心。然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一个长期的技术进步过程,短期内效果有限。

因此,尽管制造业春天已经晚了,但它最终还是会到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