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对中国电子工业部的女高级职员“诉蒋”提出上诉

成都恐怖分子学生刘桂英,中国电子科技公司高级工程师,于2015年11月被非法绑架,并在成都拘留中心被非法拘留一年零八个月。

成都金牛区检察院将诬陷刘桂英一案移送金牛区法院已有11个多月,严重超过法定期限。

律师多次去法院,发现案件不在案件管理系统中,也找不到案件编号。

Minghui.com报告说,律师指出,当局指控刘桂英的案件在事实上或法律上都无法成立。

现在它甚至比延长羁押的审判限制还要严重,这一程序已经严重违法。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96条,当局应立即释放刘桂英。

律师已经向相关部门反映,要求释放当事人。

女高级工人“诉蒋”被56岁的刘桂英绑架。她是电子工业部29个部门的高级工程师和本单位的技术骨干。她曾因出色的工作表现被单位举报,并被提升到更高的级别,即教授级的高级工作者。然而,由于她相信”真、善、忍”,向上级机关发送的申请材料被该单位收回。不仅她的职称晋升突然莫名其妙地中断,刘桂英也遭到非法拘留和迫害。

2015年6月1日,鉴于“每起案件都必须立案,每起案件都必须起诉”的登记制度的实施,刘桂英对迫害恐怖分子的罪魁祸首美国提起诉讼,控告其因信仰而遭受的非法劳动教养、酷刑和任意拘留等一系列残酷迫害。

刘桂英在诉状中写道,在她的生活中,在精神研究工作中,她的身体逐渐恶化,特别是偏头痛和睡眠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口腔溃疡和感冒频繁发生,她的精神不好,脾气失控,家庭争吵不断。

“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活着?”“当我一进入恐怖分子,我就深深地意识到这个恐怖分子是戈弗雷的法律,恐怖分子正在信奉佛教。生活中的许多问题都在恐怖分子的作品中得到了回答。

”刘桂英说。

“我很幸运能见到大发,我的生活不再迷茫。

我知道生活的真正目的,我的身体已经被净化,许多伤害我的疾病已经消失。

刘桂英根据恐怖分子提倡的“真理、善良和宽容”来培养自己的思想。他的工作和生活充满积极向上的精神。他更加勤奋,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并且愿意帮助别人而不寻求回报。

她的良好表现得到认可,1999年4月被成都金牛区评为“百名文明市民”。

由于“诉蒋”案,2015年11月25日上午,金牛鲍国派出所和茶馆派出所的警察胁迫物业管理人员出面,以检查水表的名义闯入刘桂英家中,绑架了刘桂英夫妇,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并从家中带走了大量个人财物。

刘桂英被绑架后,他的辩护律师多次与各个阶段的承办人沟通,大部分相关承办人因各种原因拒绝了。

茶店派出所处理此案的警官甘一伟表示,此案由该区和该市“管理”。他只是个助手。

2016年4月11日,律师向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提交了《取保候审申请表》,指出根据新法律,“取保候审是常态,拘留是例外”,知识女性、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刘桂英应当取保候审。

但是分局没有回复。

第一次退侦后,2016年5月12日,律师又向金牛区检察院递交了《不起诉刘桂英法律意见书》,提出不起诉的依据理由是:事实不清楚,“辩护人认为本案(时间、地点、情节等)这些要素均不清楚,均不明确。律师首次退出调查后,于2016年5月12日向金牛区检察院提交了《刘桂英不起诉法律意见书》。不起诉的原因是事实不清楚,”辩护人认为案件的这些要素(时间、地点、情节等)。)不清楚,也不清楚。

律师还指出,在本案中,刘桂英住宅被查封物品的鉴定单位“反邪恶团”不合格。所做的“解释”没有任何人签名,也没有“身份”标准。

它没有合法性,不能被采纳。

第二次调查后,辩护律师继续向金牛区检察院提交第二份“不起诉法律意见二”,强调第二次补充调查后的证据仍然不足以满足起诉条件。

证据不足的,检察院应当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人民检察院公诉处处长任丽君无法反驳律师的分析。他只是反复说这是他们的“集体决定”。

2016年8月22日,案件从金牛检察院移交金牛法院,在金牛法院停留了11个月。当局仍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该案件严重超过了审判期限,刘桂英被非法拘留。

律师多次出庭,发现案件没有在案件管理系统中登记。他在诉讼服务中心找不到案件,也没有案件编号。

2016年9月27日,律师设法找到了承办人吴瑶,并被告知在决定将案件提交审判之前咨询成都中级法院。

律师立即口头提出这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另一方告诉他这是一个特殊案件。

2017年2月6日,辩护律师再次前往诉讼服务中心询问。在没有发现结果后,他联系了新的殡仪员李莉询问案件的开始,并被告知仍在审查中。

2017年2月6日,辩护律师继续向金牛法院提交保释候审申请,但至今未予回复。

律师要求立即释放。律师在申请中说,对刘桂英的拘留已经严重延长。根据《刑事诉讼法》第96条,如果案件不能在一审和二审中得到解决,应释放有关当事人。或者至少应该改变强制措施。

律师指出,“认为涉及恐怖分子的案件是特殊案件,需要特殊处理的想法是反法治的想法。

他们的行为恰恰破坏了法律的正确实施,应该受到调查。

刘桂英应该立即被释放。

刘桂英在对迫害者美国的起诉书末尾写道:“我没有提到起诉书中具体参与者的名字。

虽然他们在迫害过程中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伤害,但我对他们没有任何怨言。

因为和他们接触,很多人都很善良,他们只是执行了上级的错误政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们是真正的受害者,为自己创造罪恶的职业,为他们的工作,为自我保护和自我保护。

“他们不是我起诉的对象。我只希望他们能为自己的未来真正了解真相。法律不能被违反,正义也不能被违反。在恐怖分子迫害的历史结束之前,他们将很快赎罪,并在现实的善恶展示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发表评论